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! 今天是
首页 > 健康资讯 > 心理保健+心理保健

90后女孩患上“天才病” 她的演讲却感动了无数网友

发布时间:2018-2-27

最近,一位90后躁郁症女孩在《奇葩大会》上的演讲感动了无数网友,高晓松也被她的“治愈之路”打动,称这是他听过最好的演讲。

  女孩“刘可乐有个蛋”(微博ID)患躁郁症多年,她在演讲中分享了自己患病、治疗的心路历程,把“躁郁症”这个心理疾病带入了公众的视线。

  这个病学名叫做“双相情感障碍”,症状在抑郁症和躁狂症之间循环往复,容易在十几岁的青少年期发病,病情严重可持续终身。刘可乐称,这种感觉就像一下子从万丈深渊到高山之巅,从冰窖到了火炉。

  每年春暖花开、万物复苏之际,都是抑郁症高发的时节。同样的,躁郁症的患者也逐渐多了起来。杭城几家医院精神科医生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最近不少老病人开始找他们咨询,其中好些都是躁郁症患者。

  轻度躁狂会激发创造力

  但最终会影响大脑认知

  梵高、三毛、丘吉尔,天才画家、知名作家、铁腕首相,这三位名人有什么共同点?或许你会说,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天才人物。但在浙医二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禹华良眼里,他们和刘可乐一样,都是躁郁症患者。

  都说,天才和疯子之间,只有一线之隔,躁郁症患者也同样徘徊在两个极端之间。

  禹华良说,当处在躁狂症的一侧,他们所有的才华和激情都被点燃,也许会创造出无与伦比的作品;而当处在抑郁症的一侧,他们郁郁寡欢、自我否定,深陷低落情绪无法自拔。时间间隔因人而异,有人一年反复几次,有人几年反复一次。

  由于抑郁症有比较明显的表现,如沉默寡言、无精打采、睡眠障碍等,患者比较容易发现,并及时寻求治疗。其实,很多抑郁症患者同时伴随躁狂症,但他们往往很难意识到。从临床来看,禹华良接诊的抑郁症患者中,约1/3都会在某个时间段出现不同程度的躁狂症状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躁狂症和平时说的狂躁并不是一回事儿。狂躁,往往对应烦躁不安、乱发脾气。而躁狂症的患者,则表现为精力充沛、兴奋过头,像刘可乐在演讲中说的那样,“感觉自己站在世界之巅,灵感突发,精力旺盛。”

  对部分艺术家来说,躁狂症可能带给他们无尽的灵感。对普通人来说,则可能表现为惊人的工作热情。

  禹华良的一个躁郁症病人是手机销售人员,他深信自己有异于常人的销售才能,工作起来充满干劲,认为自己将来一定会赚得盆满钵满,于是逢人就夸下海口要送对方一台iPhone。

  但当他往抑郁症方向倾斜时,他又觉得自己的行为非常可笑,全方位否定自己,不出门不上班,甚至尝试自杀。

  禹华良表示,长期受躁狂症和抑郁症双重折磨的人,最终大脑认知功能一定会受到影响,从而影响正常的社会能力。

  自我暗示无法根治躁郁症

  患者仍需接受专业的治疗

  刘可乐的演讲之所以打动人,很大程度在于她对待躁郁症的态度。她不希望“躁郁症”成为社会贴在她身上的标签,认为对自我的心理暗示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。

  “哪怕在你最脆弱、最绝望的时候,你都不要忘了你自己的内心仍旧埋藏着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。你都不要忘了,也许你自己才是你自己最好的心理医生。你也不要忘了,脆弱它也许是你的软肋,但它也可能是你的出口。”听到女孩这段发自肺腑的感言,观众很难不为之动容。

  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副主任医师张滢表示,患者心理暗示的作用微乎其微,而且病情严重的患者,很难做到演讲者所说的那样强大。

  他说,心理疾病也有一个自然病程,比如抑郁症大约持续6个月~9个月,之后会慢慢好转。但如果全程都没有专业治疗的介入,那下一次发病可能更加严重。

  张滢的一个老病人,原本是个政府官员,平日里做事思路清晰、雷厉风行,工作能力极强。但就像女性“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”,他每年都有一个月时间精神萎靡、无精打采,终日躺在床上度过,却查不出什么毛病。

  后来家人找到张滢医生,经过一系列问诊和检查,他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2型,也就是轻度躁狂症加上重度抑郁症。前者让他在大部分时间保持高效的工作状态,后者则是他一年一度情绪低落的原因。

  作为一个职场的成功人士,病人一开始不愿服用稳定情绪的药物,担心会影响到工作。于是,每年他只在情绪不佳的时候找医生沟通、咨询。

  这样维持了几年后,他的病情还是加重了。不仅对自己的负面评价增多,还出现了背痛、胸闷等躯体症状。这样一来,他最后还是住院治疗,乖乖服用了情绪稳定剂,这才控制住了病情。

来源:钱江晚报

首页| 走进五云山 | 特色业务 | 预约服务 | 新闻动态 | 健康资讯 | 信息公开 | 学科特色 | 党建文化

版权所有:杭州市五云山疗养院,    推荐1024*768分辨率下浏览
地址:杭州市九溪五云东路6号 电话:0571-86591844 传真:0571-86591257
E-mail:hzwys@sina.com     杭州市干部保健基地

浙公网安备 33019902000160号    浙ICP备15020859号